再見 @

愛和恨我沒有選擇去恨 信任和欺騙我沒有選擇去欺騙。

平安時代的饋贈


漫长的旅途需要一本消磨时光的书,于是我从书架上选择了它--《枕草子》。
翻开后我一直在想这是怎样的一部书,是随笔是散文,后来浮现一词更是适合--箴言。如《理想国》、《沉思录》那样的。我读的是林文月的译本,另外一个比较著名的译本是周作人先生的。他俩最大的区别是,周热衷于直译,大部分用的是白话语言。而林更多的保存了原作中的古典韵味,也就是更"文艺"
而这本书自古也被冠以风雅之名。开篇第一句"春,曙为最"正是因其简劲著称,成了千古传送的名句。既然说是似散文似随笔,我觉得它有些意识流了,让我想到了日本的文化,一定的时期内还是受隋唐文化中国文化的影响较为深远。
日本的歌舞伎文化很大的程度上也有着唐代戏剧的影响。还有便是唐朝以胖为美在其中的体现,在这里摘上一小段:
「六〇 小孩及婴儿」小孩及婴儿,要白胖胖的才好。地方官及长者,也宜肥胖。过分瘦小的人,常令人觉得紧张兮兮的。
日式唯美是纯净的、清澈的甚至是直达灵魂深处的。除此之外它的另外一种美学还有反差的暴力美学,前不久看过的一部影片「自白」有所体现,即是在记述一幅血腥的场面却用着一段柔美的音乐。这种强烈的反差反会让你觉得那些残酷的破坏的有了美感。提到了影视那么势必还要讲一下音乐,日本民谣是悠闲的,宛如冬日暖阳般。认得一位歌手叫中孝介,在当今喧闹的流行乐坛他却始终虔诚地坚持着他的"岛式唱腔",但这种虔诚换来的不是唱片销量,许是他自己满足以及少数人同那小岛诗人孤寂的共鸣吧。
全书共有三百多个章节,穿插地记述了地理水文、风土人情、日本宫廷情况等等无所不包,也是一个女子生活轨迹的纪录。那些她自己略带主观的评述也让我感觉到她是个文邹邹对这世间万物有所感怀的小女人。
褒奖如此之多的一部作品也没受到所有人的青睐,与她同时期的另外以为伟大的作家所作《源氏物语》的紫式部似乎是不怎么喜欢她的,可能也与女人的天性有关——容不得他人。
她是如此写道的:清少纳言是那种脸上露着自满,自以为了不起的人。总是摆出智者才高的样子,到处乱写汉字,可是仔细地一推敲,还是有许多不足之处。像她那样时时想着自己要比别人优秀,又想要表现得比别人优秀的人,最终要被人看出破绽,结局也只能是越来越坏。总是故作风雅的人,即使在清寂无聊的时候,也要装出感动入微的样子,这样的人就在每每不放过任何一件趣事中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不良的轻浮态度。而性质都变得轻浮了的人,其结局怎么会好呢。
那些似乎是被我们所颂叹的东西到她口中变的一无是处,我想说的是紫式部也是个有个性的作家,言语甚是犀利,针锋相对。这一点我想在那些做学问的人那里也是有一定的研究价值的。但瑕不掩瑜,这仍是部伟大的作品,不会变。
《枕草子》与《源氏物语》相同都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无论怎样我都会去尊重它们,尊重她们。

评论
热度(6)
  1. Austria-Hungary再見 @ 转载了此文字

© 再見 @ | Powered by LOFTER